永夏

一个积极废人

之前加了一个原耽群,大家在群里互相推文,我说读了《大哥》之后发自内心地想好好学习,魏谦少年时代可太苦了。结果一个小姐妹告诉我,读了《撒野》之后也是只想一心一意地好好读书的。我吃了安利,这几天一口气读到100多章。其直接结果就是失眠😂以及后悔自己高三怎么不再努力些,这样就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了。不过现在都晚啦,一心一意地准备考研去更好的平台吧。

摘纪录:

究竟谁是时装的首创者,很难证明,因为中国人素不尊重版权,而且作者也不甚介意,既然抄袭是最隆重的赞美。
——张爱玲《更衣记》


感谢推荐

江九白不抽煙:

这是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关于剧版镇魂现象最好的一个分析,我也觉得这部剧所带来的现象意义远大于这部剧本身。同时里面也提到了为什么现在有一大批女孩醉于“耽美”(或者是男男),而她的观点和环球2月刊的也是不谋而合,看看最近很火的所谓的大女主戏,就再次让我衷心希望p大的言情也好久搬一部上银幕吧。

鹤相欢:

你梦里的骑士与恶龙,最终都被生活率先打败了。

[Double B]BEST FRIEND(1)

讲一个慢热的双向暗恋的故事。ooc肯定有,毕竟我们都不了解他们私底下是怎么相处的。芭攻,芭攻,芭攻。高举芭攻大旗!新人发文,写的不好也请多多包涵啦......之前一直都是默默潜水,给各位大大贡献小红心小蓝手,昨天听着《BEST FRIEND》突然脑洞大开想自己开坑了......那么,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即使是作为朋友,我也想做那个,可以让你依靠的人。”

深夜。金韩彬在工作室写下这句歌词。然后他站起身来,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浓重的黑眼圈,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长得真是没有人气啊。”

随意地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金韩彬重新回到座位上修改歌词。

凌晨4点。金韩彬伸了个懒腰。“啊.......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于是他决定回宿舍,睡个难得的好觉。

刚走出工作室,就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温暖而坚硬的胸膛,同样乱蓬蓬的黑色短发,金韩彬混沌的大脑刚勉强辨认出了对方是个雄性生物,就听见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怎么,我们韩彬终于知道回宿舍了?”

这声线太熟悉了。金韩彬原本陷入混沌的意识瞬间回笼,定睛一看,果然,这么晚能来工作室的除了金知元还能有谁呢。再想到自己刚刚写下的带有暧昧意味的歌词,他一颗心瞬间就七上八下了起来。

干嘛啊。大家都是男人,又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害羞个什么劲。金韩彬,歌词写都写了,还不敢面对真人么!

于是我们的鹌鹑先生借着一点困意挂在来人身上开始小声嘟囔:“这不是刚写完歌词么...金知元你倒是悠闲得很,自己的那部分歌词写好了么?”来接里兜回宿舍睡觉却平白无故被控诉了的金知元虽然一头雾水,但难得看见自家小队软软的样子,也就耐下性子哄他:“没呢,我明天再写好不好?现在是睡觉时间了。”

半天没有反应。金知元右手揽着金韩彬后背,左手把他的正脸翻转过来,发现他呼吸均匀,显然是已经睡着了。最近忙着回归真是辛苦了啊,我们韩彬。

然而,如何将熟睡的人挪到工作室的沙发上而不弄醒对方成了金知元现在要解决的难题。整个灵魂都打上“自由”标签的弗吉尼亚小混混此刻半扛半抱着自家小队,艰难地向角落的沙发移动着。“呼”,终于搞定了。金知元长出一口气。然后自己也躺在了沙发另一侧。

然后他发现这孩子凑近看又瘦了。为了回归的确有在做身材管理,可连日熬夜作词作曲,鹌鹑先生的脸颊还是消瘦了下来,大大的黑眼圈给这张脸起了“憔悴”的加持效果,平日里雷厉风行的老虎队长现在看起来竟然有些惹人怜爱。

惹人怜爱?

金知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再怎么说,他们都是男人啊......他怎么就能觉得朝夕相处的弟弟惹人怜爱呢?

真是见鬼了。

金知元站起身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开始认真地思考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就交往过两个女朋友,从来没觉得自己会对身体硬邦邦的男人产生什么想法;金韩彬自不必说,是个母胎solo,写情歌的歌词也全靠yy和读书。

等等,歌词。

金知元心烦意乱,总算想起了歌词这档子事。韩彬说自己又完成了一首新曲的歌词,不如看看那个转移注意力。

很快,金知元就发现自己错了。岂止是错了,简直是大错特错。

他不该看那孩子写的歌词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若是人可以随心所欲|尽早地抛弃迷恋|I’m  talking about you and me”

“不要无谓地自作多情|每晚都在自相矛盾|思绪冗杂”

迷恋?自作多情?那孩子有了喜欢的人?是谁?

一大串疑问在金知元的脑海里炸开。

tbc.